客户端 扫一扫
下载APP

早教机构频频“跑路” 监管不到位违法成本低

3个月前

摘要:问教育部门,无审批权,无权监督;问工商部门,对方注册时拿“教育咨询”牌子干早教培训,打“擦边球”的做法也管不着。在这些“脆弱”的早教机构背后,是机构违规,还是监管缺位?

2月4日,本报报道了南昌“亲亲袋鼠”早教中心因股东撤资而关门停业,300多名家长希望全额退费却无门维权一事。近年来,南昌各种早教机构如雨后春笋般蓬勃发展,而与“别让孩子输在人生起跑线上”之类漂亮的宣传口号不同的是,早教市场各种丑闻不断,乱象丛生。

“蒙特梭利母婴世家”老板“跑路”,28万课程费未退;“运动宝贝”关门停课,负责人电话为空号……面对这些早教机构突然关门,家长们预付数千甚至上万的费用往往“打水漂”。

明明被侵权,家长却维权无门,陷入了“无人应”“无人管”的境地。问教育部门,无审批权,无权监督;问工商部门,对方注册时拿“教育咨询”牌子干早教培训,打“擦边球”的做法也管不着。在这些“脆弱”的早教机构背后,是机构违规,还是监管缺位?

一栋楼挤着数家早教机构

2月5日,记者走访了南昌多家早教机构,一大清早来上亲子早教课的家长和孩子不在少数。以家长身份提出查看营业执照的要求后,记者看到经营范围一栏上大多数机构均写明“教育咨询服务”,至于是否在教育部门备案,多数机构不置可否。

记者来到位于红谷中大道的洪城大厦,抬头一看,创艺宝贝早教中心、新爱婴早教中心……一栋楼上挂着两个醒目的广告牌。记者在调查中发现,其实每家早教机构课程内容相差无几。“全方位幼儿潜能开发”、“美国先进教育理念”……翻看各早教机构的宣传单页,呈现的基本上是“高大上”的概念,千篇一律。一位正在咨询的家长告诉记者,为了孩子在红谷滩找了多家早教机构,课程设置上大多雷同。一课时内,主要内容无非是孩子与家长做游戏,让宝宝触摸各种玩具、攀爬小坡度滑梯等等。

简单的课程设置,收费却不低。有家长向记者感叹,与上大学的费用相比,早教的收费毫不落下风。据位于红谷中大道的“新爱婴早教中心”工作人员介绍,报名费用在7000至2万元不等,以一年12个月为例,收费为10500元,96个课时,一个课时收费超过百元。记者在调查中发现,目前南昌早教市场一般采用预付式模式,短则半年,长的有三年,预付学费基本上都是轻松上万。

预付收费埋下的危机

在南昌市人大代表费从鑫眼里,这种消费模式风险很大。“与理发预充消费额一样,大部分早教中心都是预付式消费的连锁经营,一旦拿到较多的资金,就有可能盲目扩大规模,经营成本高,一旦出现资金链断裂等问题,‘跑路’也就在所难免了。”

近些年,南昌市发生的早教中心或关门或跑路事件就是映证。管理欠佳、资金链断、投入产出失衡……抛出的原因却让人难以信服。2013年4月27日,“蒙特梭利母婴世家”在家长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跑路”。27位家长粗略估算了一下,有28万元课程费应该退还。蒙特梭利上海总部声称南昌蒙特梭利属于加盟商,退费总部不负责。

2014年8月,南昌“运动宝贝”早教中心也以内部装修为由关门停课,家长拨打负责人电话为空号。运动宝贝北京总部的工作人员仍以南昌运动宝贝是加盟店的理由拒绝承担退费责任。

“外地加盟商是一棵摇钱树,但往往加盟商‘关店’‘跑路’,所谓的总部就忙活着撇清关系了。”南昌市人大代表费从鑫分析道。

在“亲亲袋鼠早教中心”因股东撤资而关门后,记者致电“亲亲袋鼠”北京品牌总部,得到的答复也是南昌加盟店因续签等原因早已不在分中心之列,当然也不肯承担退费责任。

监管不到位“跑路”违法成本低

“除下连锁经营式的预付消费所带来的‘跑路’风险外,早教行业由于是新兴教育行业,存在法律法规制定上的滞后性。目前监管处于真空地带,早教中心的教学质量、师资水平也是参差不齐。”在南昌市创艺宝贝早教中心门口,一位家长道出担忧。

5日,南昌教育局相关负责人向记者坦言,无论是《学前教育法》还是《民办教育促进法》等,都没有明确说明教育部门需对0-3岁婴幼儿早期教育进行审批监管,所以,早教机构不属于教育部门管理。按照‘谁审批,谁监管’的原则,在哪办的执照或审批手续,就由哪个部门监管。

而南昌市工商局有关人士同样认为,现在市场上的早教中心多是以教育咨询的名义进行注册,却从事早教培训,属于打“擦边球”的行为,工商部门因此无法进行实质性地管理介入。

处于监管上的真空地带直接导致了早教中心“跑路”的违法成本极低。“早教中心往往在工商部门拿到了合法的营业执照,有正规的经营场所和详细课程设置,因而在抛出‘经营不善’导致关门停业信息后,家长们维权无门就成为普通的民事纠纷,无法让公安部门以诈骗罪立案。”南昌市洪城律师事务所李竹青律师认为,“跑路”违法成本低,家长维权心态焦急,上法院起诉程序又较为复杂,远水解不了近渴。

纳入政府监管提高准入门槛

2013年初,教育部下发了《关于开展3岁以下婴幼儿早期教育试点的通知》,决定在上海市、青岛市等14个地区开展婴幼儿早期教育试点。

同年5月,青岛市实施了《青岛市学前教育条例》,提出坚持公益性普惠性,面向家长开展多种形式的公益性婴幼儿早期教育指导。该市规定,举办早期教育指导机构,由教育部门和卫生部门分工负责,需由教育行政部门参照关于举办幼儿园的程序办理。这就意味着青岛市将早期教育指导纳入公共卫生和教育服务体系中来。

此外,该市还规定,教育行政部门应当公开早期教育指导机构的收费情况、收费标准,报价格和教育行政部门备案后执行。

费从鑫代表也曾提出类似建议,将早教机构纳入规划教育,由教育部门进行规范管理。同时,还应尽早制定出台《南昌市民办早教机构管理暂行规定》。从设置条件、管理、招生及收费、师资力量等方面作出具体的规定,提高早教机构的准入门槛。

他认为,面对早教机构频频“跑路”乱象,说到底,关键还得看政府相关部门能否“踩下急刹”。

发布评论

问题反馈

您对新版商界招商网有任何意见和建议,或使用中遇到的问题,请在本页面反馈。 我们会每天关注并不断优化,为您提供更好的服务!

反馈问题

我们非常乐意收到您使用网站过程中的感受和意见

联系方式(电话)